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19节

抽气声此起彼伏,有血腥味在燥热的空气中弥漫开来,血“滴答”落在擂台之上,也落在岑蓝的耳朵里。

她不受控制地回头去看,以为会看到遍体鳞伤的姜啸,却惊讶地跟着一众弟子张大了眼睛。

姜啸还是那一袭月白色长袍,乃是岑蓝以灵泉水亲手为他炼制的法袍,相较于普通弟子服更加飘逸轻柔,此刻被正午的阳光映着,流光溢彩,晃得人有些睁不开眼。

而他浓稠漆黑的发同衣袍一起,正在随着阴煞门弟子戛然而止的招式罡风翩然飞舞,又轻缓至极地落下。

不知何时,原本背对着岑蓝这边站立的姜啸,竟然持剑到了那阴煞门弟子的身后去了。他以长剑劈开那弟子的风眼,此刻正压着那弟子的后颈命门处,剑尖斜指地面,剑锋上有涓细的血流滑落,凝聚在剑尖,裹着阳光滴答垂落。

在场所有人连抽气都压抑着,这一刻连鸟雀都寂静无声。

片刻后现场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尤其是阳真门的弟子,有两个牛嚎叫的功效,简直如同金钟罩顶般的吵闹醒神。

越级对战,完胜阴煞门高阶弟子,这对于阳真门来说,是许久没有过的喜事!

其他门的弟子也热烈十足,毕竟几乎谁也没有看清姜啸是如何破开这看似覆盖整个擂台的大招的。

连被姜啸抵着命门的雉鸡精都是,虽然输了,脸色难看,却也心服口服,待姜啸收剑之后回身,还对他拱了下手,晃了下头上的彩色翎羽,微微仰头,“待来日仙门大比,我还会挑战你的!”

他说完跃下擂台,住持弟子宣布姜啸胜,他本是阳真门中姜蛟破格收的弟子,许多人不服,私下里对他不满的不在少数,但此刻他堪称一战成名,弟子们大多慕强,看着他的眼神都变了。

有人在说他向来低调守礼,性情宽厚。

也有人说他不愧是天生灵骨,被阳真门掌门另眼相看。

然而一鸣惊人的姜啸,却站在擂台上一脸的迷茫。

他难以相信他这么轻易的就破了那弟子的绝技,可事实是他就是在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制住了对方,这便是这些天训练的效果,如同刻在骨子里,只凭感觉去行事的速度。

他被带下了擂台,三个师兄惊喜地朝着他这边走来,姜啸视线却朝着岑蓝的方向看去,他手中抓着长剑,剑乃是焚魂锏所化,这些日子跟随姜啸酣畅淋漓地厮杀,不满这场对战这么快结束,正在轻轻地嗡鸣。

“好小子!你竟然藏得如此深!”牛永拍着姜啸的肩膀,“背着我们偷偷练的!这是什么术法?!”

“你是如何破了那阴煞门弟子的招数?”牛安兴奋得一张憨脸通红,“我竟没有看清!”

连魏欣都真心实意地露出笑意,在身旁其他门弟子投来的钦慕视线中道,“师弟,你这佩剑我瞧着和弟子剑不太相同,是哪里得来的?”

还有其他门的弟子来围着姜啸,下一场比试开始,吸引过去了一部分人的注意力,但大多的注意力还是在姜啸的身上,毕竟越级比试还是一招制敌,扼住对方命门,这太漂亮了!

最重要是他们竟没看清姜啸如何出招!

好多人问他,七嘴八舌,姜啸迷茫的劲头过去也高兴起来,却回答得漫不经心。

他压着心中狂喜再次看向岑蓝的方向,几遍搜寻没有见到她人,心中失落难言,如同堵了石头。

“师兄,我……”姜啸拨开人群说,“我内急,我先走!”

姜啸很快冲出人群,却没有朝着弟子院去方便,而是径直朝着阳真殿跑去。

他冲进门内,推开内殿的门,岑蓝如往常一样,正在慢条斯理地喝茶。

她抬头,神色如常地看着姜啸,“怎么?这么慌慌张张的。”

实际上姜啸跑的时候,那么大的声音她就已经听到了,她五感何其的敏锐,如何听不到他的急切。

而且就在姜啸推门之前,她才压下嘴角笑意。为什么笑她自己都稀奇,最终只归结为她虽然有弟子,却没有这般亲手教导过,因此才会格外在意。

给自己找好了理由,剩下自然就是不能让姜啸翘起小尾巴,于是她故作寻常姿态,看着姜啸站在门口压抑着喜悦又有些憋闷地看着她,欲言又止,心中暗爽。

小崽子,还嫩着呢。

“师祖,你看到了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姜啸进门回手关上,站在门边的位置看着岑蓝。

岑蓝也才回来,她自然看到了姜啸赢了,赢得十分漂亮。

但她只是淡淡道,“人太多了,吵闹不休,我在你上台之后就回来了。我看到了,在符文镜里面,你赢了。”

她语气云淡风轻的仿佛这件事不过如同随手拂尘般,又准备说上两句不痛不痒的批评的话,让他以后再接再厉,免得得到这一点点成绩,侥幸赢了一场就翘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