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21节

如同溺水般,无力无能,无可奈何!

她看到血肉横飞,残肢在兽口断裂,胸腔涌上撕裂般的阵痛――

“师祖,师祖?”

姜啸撑着手臂起身,晃着岑蓝,她却只是睁着眼,满脸的痛苦,仿佛陷入了什么难以自拔的噩梦。

“师祖!”

姜啸不懂她这是怎么了,但是怎么叫她也没用,她像是不能呼吸了一般,憋得脸红得发紫。

姜啸从未见过她这般模样,怕她憋坏了,灵力输入也没有用,他干脆一咬牙,吸了口气捏住她的口鼻,朝着她口中吐去。

岑蓝突然得到了气息,她挣扎着挣脱了束缚,终于得窥天光。

然而就在她即将脱离那可怖的记忆和无力感的时候,突然间眼前压下血红一片,下一瞬,岑蓝睁开了眼睛――

姜啸看到她睁眼,连忙松开她撑起身子,问道,“师祖,你怎么样了?”

岑蓝慢慢起身,视线冰凉,一错不错地看着姜啸。

但很快,她勾唇笑起来,同她之前的笑容不同,她此刻笑着,可她的双眸却是一片茫茫雪原,直教人看上一眼,便冻彻心扉。

“姜、怀、仇。”岑蓝一字一顿,慢慢叫道。

第19章 老是咬人(众所周知,箭在弦上停不下...)

姜啸, 字怀仇。

人族寻常的凡人是很少有小字的,现如今这个天下并不盛行取小字。只有在三千年前,对于姜啸这个年岁来说的古时候, 那时候无论是商贾富贵,还是人间百姓, 都会给自己的孩子取小字, 且大多字的意思,都是寄托父母对其美好的希冀。

可是姜啸的小字是怀仇,他刚刚被带回门派的时候, 并不懂这小字的意思, 后来在门中读书识字了, 才知何为怀, 何为仇。

但他一直也想不通,他的父母为何会将寄托美好希冀的小字, 取为怀仇,他问过师尊姜蛟, 姜蛟只是神色复杂地看他, 最终也是摇头。

门中与他亲近的人并不多, 叫他小字的也极少。

除了师兄们偶尔会叫, 这样叫他的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岑蓝……还是状态不正常时候的岑蓝。

姜啸也搞不懂她为何在失控的时候认识自己, 甚至能够叫出自己的小字,可正常时, 却有次还好奇地问他怀仇是不是他小字。

这些天岑蓝都没有失控, 姜啸都以为她好了, 怎么会突然又变了。

那些不堪回首的记忆再度涌现,姜啸呼吸发紧, 声音也带上微不可查的颤。

“师祖……你,你怎么了?”姜啸对上岑蓝的视线,后颈汗毛不受控制地炸起来,他微微朝后退了一些,扯着被子裹住自己,却没等退到墙角就被岑蓝给抓住了手臂。

岑蓝看着他,笑着却让人毛骨悚然,她声调一如既往的柔和,可那其中却听不出半点温柔之意,如同夹杂着风雪的清风,只让人浑身犯冷。

“你刚才在做什么?”她问。

姜啸这些天都已经不怕岑蓝了,虽然依旧被她折磨得不轻。但为他好的折磨和纯粹的折磨,总是不一样的。

这会虽然也害怕,可他看着岑蓝,缓缓地吁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恐惧,颤了颤嘴唇说,“师祖刚才看上去无法呼吸了,你现在已经没事了吗?”

岑蓝目光有些许变化,这细微的变化让她的双眸看起来没那么冷了,“所以你在给我渡气。”

她微微偏头,抓着姜啸的手腕,笑意越深,声音轻缓得几乎要听不见,“所以你那么紧张,是怕我死了吗?”

她好像发现了什么特别有趣的事情,起身凑近姜啸,“姜怀仇,你是喜欢我了吗?”

姜啸本来害怕又紧张,可岑蓝虽然看着有点不对劲,却没有如之前失控的时候一样伤害他,抓着他手臂的力度虽然有点重,可问他的问题……

若是从前姜啸哪怕被逼的说了喜欢,心中却还是会斩钉截铁地说不,没人会喜欢凌}虐自己的老妖婆,就算是她是双极门的祖师也不会!

可不过二十余天的工夫,他便不在心中叫她老妖婆了,她待他好,帮他拓展经脉,连进四阶,亲手教导他,还……还愿意为他担事,这些天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比姜啸这短暂的一辈子经历的还要多。

他不讨厌她了,甚至真的考虑了她的提议,做她的道侣。

至于喜欢……

姜啸看着岑蓝近在咫尺的眉眼,那双眼中逼迫的意味难以忽视,他面色一点点的红了,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喜欢吗?他问自己,他好像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一个人,但是喜欢他的人,姜啸是生平第一次遇见。

他甚至不讨厌和岑蓝亲近了,虽然两个人之间从年岁到功法简直相差的太多太多,可她说喜欢他,姜啸想让她一直喜欢自己。

“我……师祖,我,”姜啸紧张地舔了舔嘴唇,鼓起勇气看着岑蓝,“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