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22节

姜啸:“……”

岑蓝轻笑了起来,“真的吗?我不信,那你证明给我看啊。”

姜啸被岑蓝屈起指尖,弹在了手肘处,他手肘顿时一麻,然后跌在了岑蓝身上。

“姜啸,我不逼你,可你也说了,不是我逼你的。”岑蓝想着这些天欲劫未动,说不定就是差这点事,虽然她对这种事没有什么兴趣,但这会决定顺水推舟。

姜啸不吭声,岑蓝环着他感觉他不受控制的状态。岑蓝抱着他的腰,循循善诱,“都这样了还敢说你不喜欢我?”

姜啸脸又红了起来,这一次比刚才还要厉害,连脖子都红起了一片。

岑蓝侧头在他耳朵上亲了下,姜啸竟然整个人抖了抖,他双臂还撑着自己的身体,没有完全落实,岑蓝也不急,纤柔的手掌轻轻抚他微弓的脊背。

“姜啸,你说实话,我待你好不好,配你够不够?”岑蓝说,“你若跟我好,好处多得是,我这登极峰上的东西你也看见了,莫说是修炼大道要用的各种珍稀药物法器,便是没有的,有什么是我岑蓝寻不来的?”

又在用东西引诱他,不……现在不光用东西,还用色相。

姜啸呼吸不畅,岑蓝抬起指尖捏他耳垂,“我想要什么样的男人都有,但就喜欢你这个小崽子,你今天给我个准话。”

岑蓝骗起小孩子一套一套,“你愿不愿意做我道侣?嗯?”

姜啸只有十八岁,还是前十三年记忆荒芜得如同生长在山林中的野兽一样的孩子,他见过的人间就是双极门里的师兄师弟,贫瘠得堪比荒芜的仅有一片绿洲的沙漠。

若是岑蓝从一开始便这般怀柔,没有几番折辱他又险些杀了他,他怕是连这二十几天都坚持不住,早早的答应了她。

这会他的防线也如洪水之下崩溃的水坝,在岑蓝温柔地再次用唇碰他脸蛋的时候,他撑着自己的手臂慢慢的下落,双臂穿过岑蓝的肩头,合十将她抱紧。

他没先回答岑蓝的话,而是问,“师祖……你会一直喜欢我吗?”姜啸怕死了,怕死了这一切突然就没了。

毕竟他这样一个人,拥有一个如岑蓝这样的人的青睐,比梦还要虚幻不真实。

岑蓝抬头对上姜啸的视线,盯着他一字一句地说,“会的。”

他眼睛层层水雾积蓄到极点,然后开闸泄洪般的砸在岑蓝的脸上。

“嗯,”他带着哭腔点头,使劲点头。

岑蓝让他哭得有点惊讶,无奈地笑,“嗯什么?”

“愿意,”姜啸低头,带着湿漉漉的眼泪咸味儿,亲岑蓝的嘴唇,“我愿意。”

他怎么可能不愿意。

岑蓝这才知道他说的是愿意给自己做道侣,意料之中的答案,她眉眼弯弯的,放纵着姜啸亲近她。待两个人唇分之后,岑蓝伸手抹了下姜啸的眼睛,把他湿漉漉的睫毛擦干。

“羞不羞?双极门弟子流血不流泪。”岑蓝捧着他的脸说,“不早了,明天还要早起入阵,你今天消耗的不少,别逞强,还行么?”

姜啸被岑蓝的温柔几乎溺毙,被她给迷得五迷三道,反应了片刻才听懂岑蓝是在调笑他,顿时辩解道,“我行!”

“那时间可不早了,你得快点。”岑蓝话音一落,姜啸顿时咬了她一口,然后小心翼翼地抓着她容天法袍的带子。

“你不会有狗的血统吧,等哪天我带你去门中查血脉的溯源阁看看,你怎么老是咬人?”

岑蓝拍了把他后脑,姜啸松了嘴,可容天法袍的带子纹丝不动,他本来就羞涩,这还是两个人真正意义上的清醒着亲近,他小声问,“怎么回事,刚才能解开,这会怎么不行了……师祖你是不是又耍我。”

这容天法袍没有岑蓝的意愿自然是不可能轻易解开的,方才她失去意识的那一会,姜啸能解开,自然是失控的她乐意让他毛手毛脚。

岑蓝再一次好奇失控的自己为何对姜啸那般执着,她微微叹息一声,抓着姜啸的手按在带子上,“你再试试。”

然后就开了。

姜啸面色的红始终就没有下去,来真格的他紧张得都发抖,眼睛还乱飘不敢看岑蓝,脑中努力地回想合欢阵里面看到的,生怕哪里弄的不对,要挨揍。

岑蓝躺在那里压抑着自己的抗拒,像个木头,实在没办法,就琢磨起了欲劫松动,甚至是关于脱物化形的法门。

不过很快她就想不了了,姜啸不光红的像炭,热的也像,烫得岑蓝还以为他高热了。

“你怎么这么热?”

姜啸不吭声,片刻后实在看不得岑蓝探寻的视线,小声道,“师祖,能不能把夜明珠盖起来……”

岑蓝就抬手凝聚灵力,将夜明珠给罩起来了。

岑蓝的床基本上不是用来睡觉的,只是用来打坐,因此没有床幔,夜明珠拢了起来也只是减弱亮度,床上翻浪的被子还是映在了屋子的内侧墙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