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29节

岑蓝本还怕它之灵,不肯接受他人站在其上,准备安抚一番,却见它轻易地接受了姜啸。

千仞认识他――是那个和主人交}配的!

姜啸第一次站在千仞上,或者说,这世上第一次有除了岑蓝之外的人站在千仞上。这柄剑是惊天的神器,并没有多么花哨的外形,只是这般放大之后,姜啸才看清剑身之上密密麻麻的符文。

“这些都是护持法器的符文,也有一些破障和加持剑气的,”岑蓝见姜啸低头看,给他解释,“不过再好的破障符文,也没有你的焚魂锏清音醒神,你若是想要其他的,待我们回到门中,我亲手给你画。”

姜啸闻言差点没把鼻涕泡美出来,他的武器乃是岑蓝所赠,他便已经很开心,天下谁人不知双极门老祖的阵法符文一绝……也不对,双极门老祖百家功法千种武器就没有不出神入化的。

据说当时她和德元宗门大能交手过,结果岑蓝用的是德元宗的道术,却比德元宗大能还要厉害,那大能战败之后羞愧闭关,二百余年才出关。

岑蓝要亲手给他加持武器符文,那可以说就是个废柴拿着,也能在混战中依靠符文保命。

他忍不住心中欢喜,从岑蓝的身后抱住了她,头搁在她的侧颈处,黏糊糊道,“师祖,你对我真好。”

岑蓝笑笑,“我亲手给你画,保证你以后对战无往不利。”

说完她极其自然地侧头蹭了下他的鼻尖,但是蹭完之后,姜啸没来得及开心,岑蓝倒先僵了。

第24章 我的乖乖(他看着岑蓝充饥。...)

这几乎不曾过脑子的突然亲近, 让岑蓝反应过来后,心中升起一种诡异的心理。

修者除非修炼双修之道,否则是最忌讳人近身亲近的, 而哪怕是双修之道,也会在双修之前以契约或者符阵, 将彼此的生命短暂连接。

一荣俱荣, 一损俱损,这样才能保证不在完全开放命门的时候被伤害。

岑蓝修的不是双修之法,而是她独创的七情道, 修到最终, 是舍六欲绝五感, 放下世间一切最终登极飞升。

说到底, 是绝道。

修炼这样的道,必然在修炼途中心性漠然冰冷, 渐渐抽离复杂感情,而修为越高, 越是对一切都丧失兴致, 一心只有大道。

岑蓝只差欲劫最后一重, 根本不会对谁生出亲近之心, 她孤绝一切地在登极峰闭关好多年, 连双极门中的事情也早就不再理会了。

尘世的欲望对她来说是用来破的。

可她竟然无意识地去亲近姜啸, 这样的行为带给她的冲击无异于练功出了岔子。

两个人已经登上千仞的剑身,可岑蓝却没有马上御剑飞行, 而是愣怔片刻之后, 千仞的剑身, 陡然倾斜了一下。

她身后没有防备的姜啸便直接被甩了下去,岑蓝踏着千仞, 居高临下地对着被甩得四脚朝天一脸茫然的姜啸看。可无论怎么看,在岑蓝的眼中,他也委实不算多么特别。

论脸蛋不够精致,论修为不够高深,非要挑出一个什么优点,大抵就只有足够傻。

这样一个人,到底哪里一直在吸引她。从她因神兽的兽丹失控开始,便一直执着,甚至因他屡次动欲劫,现在甚至生出了主动亲近之意?

“师祖,怎么了?”姜啸从地上坐起来,对上岑蓝居高临下的视线,有些委屈,“是千仞不喜带着我吗?”

岑蓝御剑停在姜啸面前,看了好一会也瞧不出,更想不清楚是为什么。

但对上姜啸含着委屈的视线,她不由得板着脸出声,“收起那样子,撒什么娇,自己再爬上来不就得了。”

姜啸本来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样子,被岑蓝一说没有收敛,反倒噗嗤笑了。

有人疼的孩子才会习惯性地撒娇,姜啸早过了娇声要糖的年纪,可迟来的,来自于一个几乎无所不能的人的纵容,让他自然得连自己都未曾察觉,就对着岑蓝展示自己的委屈。

“起来,你还走不走了。”岑蓝脸依旧板着,可是姜啸已经不怕她了。

他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没有去看岑蓝,而是对着悬浮在他面前的千仞道,“你不想我上,我偏要上!”

他重新踩上去,站在千仞之上,手扶着岑蓝的侧腰,“师祖,走吧。”

岑蓝低头微微蹙眉看着他扣在自己身前的双手,脑中有些理不顺自己的思绪。

她索性没有再想,但也没有再对姜啸表现出亲近,只是说,“以灵力稳固身形,掉下去我可不管你。”

姜啸依言照做,然后又贴岑蓝近了一些,岑蓝垂头看了一眼,下一瞬千仞便猛地破风而去。

岑蓝全速行进,是连肉眼都无法捕捉的速度,但是那种情况下,若是修为不济的人,会被生生挤压出内脏血肉,甚至扭断脖子。

因此顾忌到身后姜啸,岑蓝速度不算太快,可也与弟子们行进的速度差了几十倍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