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31节

第25章 饶了我吧(十分的不做人...)

岑蓝像个找到新鲜玩具的小孩子, 姜啸又过于听话,于是这一晚一直到后半夜,两个人才开始休息。

不得不说玉韵仙人的“好东西”库存量实在是多, 到最后岑蓝连每一个的名字也都懒得去编了,姜啸就是再傻, 也知道了不对劲, 这明显不像岑蓝说的,是什么“好东西”。

可这个不好,恰好又是姜啸能够接受的那种, 只要是来自岑蓝, 他总是不想拒绝的。

于是第二天早上, 两个人相拥着在温玉床上醒来的时候, 岑蓝睁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姜啸的眉眼,只是短暂地愣怔了片刻, 并没有如同先前那般警惕和不能接受。

这种变化来源于姜啸的乖,对于一个敌不过你, 又对你言听计从、毫无隐瞒的, 顺从到令人愉悦的小东西, 任谁也忍不住放松戒心。

况且他实在是一眼就能看透, 太过好猜, 因此岑蓝很难对他再生出什么戒备。

岑蓝醒过来一动, 姜啸也醒了,他眯着眼睛看着岑蓝, 朝她脸边上凑了凑, 嘴唇贴在她的侧脸不动了。

岑蓝本来要起身, 但被姜啸一贴,她也没有动。

她稀奇地感受着姜啸嘴唇的柔软和温热, 带给她的感觉,像是能够丝丝缕缕的透过了她的侧脸,延伸到她的内府之中一般。

这算是动情么?

岑蓝擅长剖析自己,从前修炼之时,她甚至会算计自己,将修炼的强度,定在将她自己逼疯的边缘。

因此她好生感受这陌生的,能够屡次令她欲劫松动的情爱,最终遵循着自己的意愿,侧身抱住了姜啸的脖子,在他凸起的喉结上咬了一口。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做,谁知道呢?反正她想这么干。

姜啸没料到岑蓝突然的亲近,这一次和每一次都不一样。

喜欢一个人可以靠装,但是被人喜欢,是能够感受到的。

喉结的酸痒让姜啸忍不住哼哼了一声,接着睁开眼盯着岑蓝仔细地看,恨不能一头扎进她的眼底,将那深藏于水面之下的温柔拉出来,裹满全身。

“师祖……”姜啸欢喜至极地抱着她,岑蓝也回抱着他,两个人前所未有的亲昵,甚至比从前有过肌肤之亲之后还要亲密。

姜啸大早上的本就不安分,岑蓝这般一给他脸,他就更难安分了。

可是还未等他有什么打算,腹中便敲锣打鼓的叫起来了。

实在太饿了。

两天没有吃正经东西,姜啸这个年纪不曾辟谷,只靠着吃丹药补充体力,是不行的。

这十分破坏气氛的鸣叫之后,内府便是一阵疼,岑蓝看着他懊恼的模样,忍不住露出笑意。

“起来吧,不是饿了么,去杀个狗吃吧。”

“不是不能吃,有毒吗?”姜啸早就馋狗,昨天后来饿的时候,看着那些魔犬的眼神,比魔犬看着他还要红。

但他谨记岑蓝不许他吃魔犬的话,才一直忍着。

岑蓝说完的话说翻就翻,“倒也没有太打紧,只是会有些不良症状,我会帮你清除毒素的,你怕什么。”

姜啸想说那昨天你怎么不说!可最终只是道,“好。”

他一股脑窜起来,提着焚魂锏去外面杀狗了。

岑蓝起身,将昨晚玩得乱糟糟的东西都抬手毁去,那些上等的玉件很快化为齑粉,反正这玩意玉韵地仙的密室里面还多得是。

姜啸很快提着开膛破肚抽筋扒皮过,已经清洗好的魔犬肉回来了,就在洞府的结界当中点火烤上。

岑蓝不吃这污秽的玩意,姜啸一个人捧着魔犬的肉啃,结界的外面还有一堆围观的魔犬看着,画面些许有些残忍。那些魔犬好歹有些智商,看得龇牙咧嘴,一个劲儿低声威胁,甚至还试图闯阵。

姜啸吃了整整两个狗腿才吃饱,没有好好做过的肉也没有什么滋味,否则他还能再多吃些。

吃好洗漱好自己,将身上的味道都祛除干净,姜啸这才回到内室。

“师祖,我去继续屠杀魔犬,”姜啸难得看着岑蓝对他如此的和颜悦色,甚至连看着他的眼神都带着笑意,要不是刚刚吃进肚子里的狗腿坠着他,姜啸觉得自己能够在岑蓝的眼神中飞起来。

岑蓝确实是这两天看姜啸格外的顺眼,尤其是知道了需得她自己动情,欲劫才会动,更是多番的主动亲近姜啸。

她从不怕自己真的喜欢了谁,会耽搁了她破劫飞升的计划,她从来都知道自己最终要走什么样的路。

于是她将自己的心敞开来,对着姜啸自然春风化雨。

“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岑蓝说,“吃了这个,消解魔犬肉的毒素。”

姜啸没有接,而是低头朝前凑近,“啊”的张开了嘴。

从前自然是不敢搞这种事情的,岑蓝一个不高兴能把他门牙打掉,是真的打。

但姜啸不是记吃不记打么,几天没有打,岑蓝温柔一点点,他就敢张嘴试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