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33节

岑蓝和姜啸对视一眼,疑惑抬头,看到女修的瞬间便认出她是合欢宗的,顿时更加疑惑。

岑蓝目力极好,尤其是对各种兵器滚瓜烂熟,一眼便能看出那女修腰侧所佩之剑虽不是极品,但也可以说是上乘灵器。

而姜啸这个被她变幻过的佩剑连等级都算不上,这女修功法岑蓝也一眼看透,她实在没有能耐看透姜啸剑上伪装。

于是岑蓝神色微微一变,眼睛微微一眯。

不是觊觎武器的,合欢宗女修便只能是觊觎人的。

觊觎到她头顶上来了,岑蓝顿觉十分离奇。

她碗里吃着的饭竟然也有敢惦记的,这还真是个难以描述的体验。

不过她看着姜啸那傻样,也并没有发作,只是抬头对上那女修视线,说道,“他的佩剑是我炼制,怎么,道友想过要把你那把佩剑回炉重造吗?”

合欢宗的女修敢当面来撩人,自然就是准备对上恼羞成怒的这个低阶女修的。

谁料她不曾恼羞成怒,甚至坐姿都没有变一变,挑眉看来的眼神却是与她模样修为格外不符的冷肃,合欢宗女修顿时被看得心头一跳。

倒不是岑蓝只凭眼神就能杀人了,她隐没了修为,自然威压也跟着压下去了,可一个人惯常的姿态不会变的,合欢宗的女修其实走的也是险路,这修真界就没有修士走的是坦途。

察言观色是她们最擅长的,岑蓝的这点矛盾一眼便被她捕捉了,关键是她看不破她的伪装,这种情况只有两种,一是她在虚张声势,二便是她已经高深到她看不破。

加上这男修对这女修的态度,合欢宗女修笑了笑,若是岑蓝真的是寻常女修,该是羞恼受辱的模样才对,毕竟这些仙门女修无论修为如何,都是对她们合欢宗谈之色变。

而岑蓝的反应,让她心中没底,打定主意看不透便不招惹,于是也不觉尴尬地说,“那倒不必了,虽然道友手艺高超,可无奈我的佩剑乃是家师所赠,不好擅改。道友可真是客气,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岑蓝沉沉目送她转角上楼,转头看向姜啸,姜啸又吃上了。

岑蓝伸手拿了姜啸佩剑,将他正狼吞虎咽的脸抬起来,仔细瞧起来。

“你倒是有人惦记。”岑蓝声音有很难分辨的不愉。

姜啸都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他只以为那女修就是看上他的剑。

他顺着岑蓝的力度抬头看她,满眼清澈。

“怎么?”他嘴里嚼着吃食,咽下去喉结滚动,“蓝蓝?”

岑蓝却看着姜啸眼神变化了一瞬,剑柄抬着他的下颚转了个角度。

“怎么回事?”岑蓝说,“你似乎变样子了。”

姜啸一脸迷茫,可岑蓝不会看错,他确确实实变样了,很细微,不仔细看难以察觉。

岑蓝不会没事盯着他看,但这会乍一看,竟有被惊到。

他本来便是凤眼,可现在看去似乎比之前更加狭长,眼尾细细的收起来,鼻梁更挺了一点,下颚也消瘦些许,唇形倒是没有改变,可唇色艳丽……

这点细微的变化,让他整个人都有了棱角般,低头看来眉目邪飞,加上艳丽的唇色,莫名的有些妖异的味道。

第27章 这就叫!(我还从未想过女人啊!...)

“我没觉得啊。”姜啸下颚被岑蓝挑着, 冰凉的剑鞘贴在他的轮廓之上。他把嘴里东西咽干净,推开了剑鞘,继续吃东西, 鼓着腮帮说,“师祖看错了吧。”

姜啸每天都只顾着盯着岑蓝看。对于岑蓝来说, 她只是稍稍敞开心, 感受情爱以便破劫。

但是对于姜啸来说,岑蓝就是他初尝情爱泥足深陷的唯一。

他上哪去注意自己轮廓有没有变化,他只知道自从那夜两个人……之后蓝蓝对他便越来越好, 笑的时候也很多, 还会主动亲近他了。

他为此洋洋得意, 只要一想到待这次历练结束, 回到门中他们便要结为道侣,姜啸就难掩喜悦之情, 嘴都要裂到耳根。

可岑蓝却是不会看错的,姜啸确实有变化。

他这个年岁, 或许身量抽条是很正常的, 但是他不该在短短几天的工夫, 轮廓产生改变。

岑蓝心中疑窦丛生, 伸手隔着桌子勾住姜啸的后脑, 扳住了他的脖子同他的额头抵在一起, 闭上眼睛去探他的异样。

姜啸愣了愣,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小声道, “蓝蓝……有人看着呢, 要不我们回房吧。”

岑蓝放开姜啸,神色凝重道, “走吧,回房。”

她没有探查出姜啸的什么异样,今天必须要弄清楚。

姜啸其实还没有吃饱,可岑蓝想要与他亲近,这可比吃饭重要多了。

两个人起身上楼,不远处围桌而坐的一行合欢宗女修,个个咂舌,“好强的独占欲,这女修好生奇怪,你试探出她的修为了吗?”

一个粉衣的女修,问刚才去同姜啸搭讪的青衣女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