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34节

姜啸后脊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

他确实害怕,他就说那玉韵遗府之中没什么好东西。

可是这样对他的是岑蓝,还是怕他与旁人有什么,姜啸就露出无奈的神情。

“师祖,你未免太多虑,”姜啸说,“除你之外,我从未喜欢过旁人啊……”

岑蓝不在意他之前的事情,但听他这样说,眯眼吓唬他,“真的么,虽然双极门中阳真门是因为功法的原因不收女修,可其他门的女修可不少,你当真没有喜欢过么?”

姜啸摇头,“我不曾注意过。”

他见岑蓝不信,都不知作何表情,“师祖,我才十八岁,且修为低微,除你之外,谁会喜欢我啊。”

十八岁在修真界确实是小得如同凡间婴孩,岑蓝莫名的被噎了下,“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我太老了与你不相配?”

姜啸简直要被岑蓝搞死,“不是!我是说,我从没有注意过其他的女修。”

岑蓝冷眼看着他,姜啸抱住岑蓝踩在他凳子上的腿。

“师祖,我在被你抓上登极峰之前,我还从未想过女人啊!”

第28章 “轰——”(少年人动情忽如一夜的春风...)

这倒是真的, 他这个年岁,且童年又是那般,被岑蓝带回门派的时候等同于野人, 学的东西很多,唯独没有学过怎么想女人。

岑蓝这回满意了, 手指在桌上慢慢地敲着, 脚尖不轻不重地踩着姜啸,踩得他内府灵力乱窜。

“师祖,”姜啸顿了顿, “蓝蓝, 我们休息吧。”

岑蓝这才起身, 走到姜啸的身边, 伸手抓起他的衣襟,扯着朝床边走去。

床幔落下, 姜啸这一晚在难以言说的欢愉和痛苦里面,被逼着反复去记那些性情不良的弟子们的招式和破招之法。

不过他倒背如流之后, 岑蓝就放开了他。

少年的情动如漫山遍野撒欢的野狗, 精力旺盛得能不经登天梯直接蹦到天上去。

岑蓝烦他没完, 自己痛快了就把他一巴掌拍昏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 姜啸委屈得嘴角都快要下压到脚面了。

吃饭的时候岑蓝瞧着他好气又好笑, “没完了是吧, 你这脸色是给我看的?”

“我不敢,”姜啸欲求不满, 都说色胆能包天, 他欲求不满, 幽幽看着岑蓝,“可师祖也不能只顾着自己!”

岑蓝忍不住笑, 侧头耳根都有些红。

可姜啸如何能狗得过她,她板起脸,一脸严肃道,“那么委屈,不如做道侣的事情你再考虑下吧,不愿意的话……”

“师祖!”

姜啸面色骤变,他从前多不愿意,现在就有多期待。

仔细算算也不过一个半月而已,他们之间就已经发展到了如今这样。若是对于寻常的人来说,或许沦陷屈服的太快,但若对方是双极门老祖,怕是随便问问谁,十个有九个都乐意。

而姜啸不仅愿意,他最重要是已经动情,少年人动情忽如一夜的春风来,第二日就能野草丛生百花盛放,尤其是姜啸这样连甜头都没有尝过的人,乍然泡进蜜罐子,哪怕是被蜂蜇的疼,也死不肯起身的。

他起身走到岑蓝的身后抱住她,捂住了她的嘴,“我错了,我错了,你别说这样的话!”

岑蓝笑得眼睛都眯起来,好一会姜啸才坐回去吃饭,他吃得很不安,比平时都少吃了两碗。

岑蓝欺负他欺负得毫无羞愧之心,还有其他门派没到,不过也就是今夜的事情,待到所有人到了,便会开启秘境。

双极门还没到,他们在路过的城镇要去为傀儡注入灵力,所以耽搁的时间多些。

但是入夜之后,双极门和另外两个门派在路上遇见,便一道同行,也已经到了。

所有门派的弟子们都一同赶去火乌秘境,路上姜啸被他三个师兄叫去,从头到尾的好一顿教训,说他不守门规,不尽责任,等等等。

岑蓝在不远处听得想笑,不过这几个师兄话里话外,说得再难听,也是关切的话多些。

且他们发现了他的境界又升,还扎实得紧,谈话便渐渐的朝着其他地方去了。

三师兄牛永问,“双修进境真的这么快吗?”

四师弟牛安问,“那女修看着修为很低啊,这几天不会被你吸干了吧……”

魏欣:“……别胡说,你们忘了师尊的教导了吗!”

魏欣俊眉微蹙,“你骤然转修其他道,没有什么不适吗?”

姜啸笑着摇头,“没有,我挺好的,师兄们也不用为我担心,待师父回来后,我自会跟他解释。”

师尊要是知道他和师祖好了,姜啸想想还觉得刺激,按照师尊那性子,那般的敬重蓝蓝,会气疯吧。

可姜啸想着想着还笑了,他现在不光不怕,还十分的期待。

他和师兄们说着话,说着待会进入秘境后的事情,视线却朝着岑蓝的方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