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35节

再往前走,就直接走进人家嘴里了。

岑蓝不想进这恶心东西的肚子里,索性在姜啸的后面使劲儿推了他一把,让他和自己拉开距离,接着原地一滚,佩剑灌注灵力,朝着旁边一个粗了只有一点点,肉眼根本无法分辨的“竹子”上狠狠砍了一刀。

接着她原地一蹬,装着站不住滚下了山坡,实际上轻飘飘地掠出了那竹节虫的攻击范围。

这玩意一看就是故意被弄大的,这东西本身可修不成什么妖魔,岑蓝对于搞这玩意历练弟子的长老十分的无语,这东西笨得要死,谈不上什么攻击力,但凡擅长隐匿的东西,一小部分是为了狩猎,大多都是因为攻击力不强。

不过这竹节虫扩大了千倍,攻击力应当也被加强了。

“蓝蓝!”姜啸见岑蓝翻滚下去,正要朝着她的方向跑去,不料他自己所站的地方猛然间天翻地覆,四周轰隆震动,竹节虫硕大的嘴迅速闭合,一头吞了大半的双极门弟子。

岑蓝差点笑出来,被这玩意吃了也不至于有生命危险,可进到这东西的肚子里……这玩意可是吃树叶子的。

她坐在不远处的树枝上,身体还没有一个小鸟重似的,甚至随着风吹树杈在摆动着。

反应及时没被吃进去的弟子已经开始发动攻击,不过这竹节虫的腿长得很,又被格外的加固过,剑砍在上面发出铮铮的声音,犹如撞击在铁石上,一时半会儿竟然给它造不成什么伤害。

岑蓝坐在树尖上双手托腮,看着双极门弟子们大斗竹节虫,又顺便以破阵符查看了其他弟子们遭遇的东西,不得不说,这秘境该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各种异兽实在是千奇百怪不一而足。

还有一门弟子遭遇的是大蟾蜍,那舌头一伸就能呲溜进嘴里好几个弟子,别的不说,那玩意主要是恶心。

岑蓝嫌弃得不再看了,转而估算着要多长时间,这些弟子才能把这竹节虫给斗败。

时间比她想的还要久,岑蓝都要睡着了,才听到林间轰隆一声,她从树上一跃而下,发现竹节虫被开膛破肚,倒地砸毁了一片林子,有弟子们陆续从它肚子里爬出来。

出来的弟子个个身上裹着浓稠的绿汁,皮肉有不同程度的腐蚀,一时间竟然瞧不出来谁是谁。

岑蓝装着才从坑里爬出来,没有马上靠近众人,主要是嫌弃得很。

姜啸看到岑蓝过来要去找她,被魏欣抓住,魏欣说:“小师弟,历练取宝全凭本事,有些人没本事,好东西自然也没有份。”

弟子们对于魏欣说的话没有异议,毕竟方才他们战斗的时候也没瞧见这女修。

“这是天竹岩,能够辅助修炼自愈术,”魏欣说,“只有这几块,给出力最多的弟子分。”

姜啸竟然也分得了一小块,他欢喜地捧着要给岑蓝,但是魏欣拉着他施了清洁术,两个牛师兄看着岑蓝的眼神也十分不善。

岑蓝耸肩,根本不在乎。

但魏欣给其他弟子分的时候,姜啸就欢喜地捧着那块天竹岩跑来给岑蓝献宝。

他知道岑蓝法宝无数,但这是他凭借自己的本事得来的,自然最想给她。

几个师兄恨铁不成钢,岑蓝故意收着,放进了储物袋,“我先帮你保管。”

姜啸见她收了十分高兴,众人继续往前走,他就对岑蓝描述着,那竹节虫的肚子里竟然是亮着幽光的,然后他们怎么找到破开之法,又怎么找到了天竹岩。

岑蓝听着姜啸说的,时不时纠正一下他们寻出路的法门,又与他说了其他很多种能够很快出来的办法,把姜啸听得心服口服。

“算了,说这些也没有用,把这玩意做成历练弟子的东西,实在没什么挑战性。”

岑蓝说,“你也不必记,但凡长眼睛的都不该自投罗网。”

姜啸:……

岑蓝“啧”了一声,“不过你师兄弟们对你确实挺好的。”

姜啸点头,满脸笑意,“自然的,我早说过。”

岑蓝那时候并不相信,因为魏欣的态度实在不好。

可谁知背后的隐情是她一手促成,而她为何如此,如今却还是个迷。

岑蓝又跟着姜啸他们走了一段路,遭遇了几个不甚厉害的小玩意,在他们将一个小妖兽的内丹挖出,在商定给谁的时候,岑蓝传音入姜啸的耳朵。

“你跟着你师兄们玩吧,焦山的故友联系我了,我便先去,”岑蓝说,“待你历练结束,回山之后等我,我很快回来。”

姜啸面上的笑意顿时消失了,他回头却发现岑蓝已经不在了,她走了。

姜啸有些失落,可他也知道这种历练对于岑蓝来说,就是看着一群小孩子玩泥巴,无趣极了。

姜啸抿了抿唇,想到历练结束回到门中的事情,便又有了些许笑意。

这小妖兽不大,妖丹倒是不小,且颜色赤红,看上去蕴含的妖力十分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