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36节

“从来都是主人急功冒进,才会得了那等下场,死于天劫之下,”五鸳急道,“仙子怎也这般急,欲劫难消又岂是神兽兽丹能冲破的。”

岑蓝也知道吞服神兽兽丹这件事实在急功冒进,确实不像她一贯做法,但当时她是何种心境,现如今却已经想不起来。

修行一路,艰难万险,她其实也能理解自己,毕竟她的寿数就要到了。

二十年,是一个凡人最好的半生,对于修士来说却是弹指一瞬。

想来当时在那上古秘境之中,她的心境也受了自己寿数将近的影响,这才冒险一试。

“我不骗你,我曾在入道之时,损了寿数,”岑蓝说,“如今想来已经不足二十年。若欲劫始终不破,便会魂归大地。”

五鸳闻言猛地从桌边站起,“怎么会!”

岑蓝看着他一惊一乍,鸟这东西无论看着多么华丽高贵,却始终就是爱咋咋呼呼。

“你寿数几何?你我又已经相识多少年,”岑蓝说,“当年你主人捡你之时,我便已经一千多岁了。”

五鸳神色恍然,片刻后却又满是伤感,他坐回去,伸手给岑蓝倒了一杯茶。

“仙子此番寻我,无论要五鸳做什么,五鸳定然竭尽全力。”

五鸳神色凝重,语气却无一点沉郁,他说,“我本是这世间最普通不过的鸳鸟,当年失了伴侣心存死意,无意间落入了主人莲池,吞了他温养多年的莲子,这才开智成妖。”

五鸳说,“当年仙子和主人为我葬了伴侣,送她入轮回也能做人呢,五鸳始终感激不尽。”

“主人陨落之前,曾对五鸳说,要五鸳日后听凭仙子差遣,”五鸳将茶水递给岑蓝,“仙子与主人之恩,五鸳无以为报,即便是仙子要五鸳的命,五鸳也……”

“你那伴侣,这一世和跟你好了?”岑蓝没有要他命的意思,自然也不愿听他说下去,只好奇地问道,“你打扮得这般花枝招展富贵逼人,想来凡尘女子见了,会喜欢吧。”

五鸳本来怀着一颗献祭之心正宣誓,闻言顿时一卡,接着眉眼都耷拉下来,连头顶的翎羽都蔫下来。

“她……并不记得我,前日嫁了阵中的一位财主做妾。”

“做妾都不愿与你在一起?”岑蓝听着太过离奇,“你好歹是位地仙,要得一位凡尘女子的心,莫说只是市井小民,便是公主又有何难?”

“五鸳不愿对她用幻术。”

“你……”岑蓝眨了眨眼,“幻术不用,你就凭这张脸也行的吧。”

“她不喜我这般模样的男人,”五鸳说,“见我便吓得昏死。”

岑蓝闻言是真的不知说什么好,便劝道,“你若不然就忘了她吧,这么多年了转世也有几十次,你何苦执着。”

“她早已经不是你的鸯鸟了。”

五鸳闻言微微叹息一声,“我又何曾不想忘。”

“仙子不通情爱,不能理解也属寻常。”五鸳微微笑了笑,虽然尽是苦涩,可眼中却不掩欢喜。

“我修行至此,还有许多年寿数,我还能再护她多年,”五鸳说,“她轮回多次,我早已不想强求,只盼她岁岁安好……能与她世世擦肩便好。”

岑蓝闻言半晌无话,但在五鸳坐下的时候,却说道,“我有了个小情人。”

五鸳闻言抓着茶壶要给自己倒茶的手一抖,“哐啷”一声,连带着茶壶和茶杯都滚落到地上,烫得他龇牙咧嘴的起来直蹦。

岑蓝神色淡淡,拿起茶杯喝了口,继续道,“是我强逼他与我好的,我自然不理解你为何要看着自己的鸯鸟世世与他人恩爱欢好。”

岑蓝说,“我喜欢的人,他愿意也得愿意,不愿也得愿意,只要我不曾放手,就得留在我身边,哪怕两看相厌也要忍着,若非要离开,除非死。”

她这番话说的五鸳目瞪口呆,她甚至连语调都是温和的,可五鸳却绝不怀疑是假的。

他愣了片刻,也不由得好奇,“到底是何等人物,能令仙子也动了凡心?想当年主人那般风华绝代,仙子也不肯应他。”

岑蓝闻言撩起眼皮看他,“你家主子若是与我相好,他比天雷灌体死得还早。”

五鸳失笑,岑蓝也微微露出一点笑意,“不是什么惊艳人物,但他屡次动我欲劫,我与他似乎有些渊源,可又因着体内兽丹化用未尽,丧失了部分记忆,记不起来了。”

“此次来便也就是为了化用兽丹,”岑蓝说,“你不用胡思乱想,不要你的命,让你还能世世傻兮兮地守着你的鸯鸟,我只需借用你焦山冲虚池,还有你的一些血来化用兽丹而已。”

五鸳闻言说,“冲虚池乃是从前主人所得,用以强冲灵脉,那些年仙子与主人没少在那其中日夜遭罪,如今这把年纪修为,竟还要受那样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