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38节

但真的在这样生死存亡的时候,谢宿才领会到双极门中的团结,这么多人看着,他根本不敢去伤双极门中阳真门的掌门亲传弟子,哪怕这个弟子就是个小废物,还重伤半死不活。

谢宿看着他脸上裹着的破布巾上被血水再度侵湿,神色微敛,他或许不用自己动手,这小弟子受伤的时候他看见了,这些天没有医治,再看他沁出的血水,怕是脸已经烂了。

谢宿判定姜啸已经活不了多久了。

他们如今被困在峡谷裂缝,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足足十几天了,根本没有增援的弟子,

红光不仅他们这秘境之中有,满天地都是,不难想象,吸取红光的妖魔兽和妖魔修就会异化,外门定然也是一团乱了。

他们就算不被放弃,外面的人怕也是一时半会顾忌不到。

他们却什么也不能做,甚至不能踏出这峡谷裂缝,否则必然会被外面围着的妖魔兽吞得连尸首都没有。

“进去吧,别在这里站着,这里距离峡谷出口很近,如果还有像昨天那样带着触手的妖魔兽,你能躲得过吗?”谢宿语气看似关心,实则是真的看不起姜啸。

姜啸低低地说,“谢谢……”

他说着就转身要进里面。

谢宿这时候在他的身边说,“你很聪明,这些天共同对战,我也能看出你很有潜力,若是此次能够侥幸出去,你在双极门中的地位定然更胜从前数倍。”

姜啸背对着谢宿,脚步微微站定。

谢宿叹息一样说,“你也知道,生死关头,人总是会做出错误的选择,你的师兄魏欣不也是,险些因为去救你那异化的师兄害了所有人。”

“我希望你能分清什么是逼不得已,不要乱说话。”谢宿这便是明显的威胁。

姜啸知道他想说什么,也知道他什么意思。

他站着没有动,虽然嘴上没有反驳,心中却在反驳。

不是的,魏欣师兄下意识的反应是为了护住同门,虽然被撞成内伤,却也第一时间明白过来四师兄无可挽回,而转为攻击。

但你不一样,你是为了苟活才推了同门出去挡灾的。

姜啸说不出附和的话,哪怕是为了不让谢宿找他的麻烦。

谢宿似乎也习惯了他的窝囊和不吭声,心里想着反正他这样也活不到门派救援赶来,便没有再说话,哼了声走了。

姜啸听到他一瘸一拐走远的脚步声,稍稍松了口气。

他回到了里面,坐在魏欣师兄的旁边,魏欣睁眼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说什么,但很快皱眉又闭上了眼睛。

他是真的伤得很重,连自己也顾忌不过来了。

姜啸靠着石壁坐着,调动内府稀薄的灵力,将手悄悄地按在魏欣的胸口前,把可怜的灵力输入他的身体。

直到他感觉到经脉枯竭的阵阵撕裂感,这才停手,疲惫地靠在墙壁上闭上了眼睛。

他想师祖了。

想他的蓝蓝。

他试图找过通信的玉牌,还有他身上的佩玉,可是全都不见了,不知道掉在哪里。

就算是找到了,怕是也联系不上她,所有弟子的求救信息都送不出去,他们被这自锁的阵法给彻底困住了。

姜啸靠在冰凉的石壁上,看向了峡谷裂缝上空那被割裂的月光,鼻子有些发酸。

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活着见到师祖……见到了,师祖发现他变成这样子,也不知道会不会要他了。

姜啸心中说不出的悲凉难受,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呢,他们明明就只是像以往一样历练啊。

红光是怎么回事?始终没有救援来救他们出去,又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像是其他弟子说的那样,他们被舍弃了?

师祖也舍弃了他吗?就算舍弃了他,她定然也不会舍弃这么多双极门弟子的吧。

她明明那么护着自己门中弟子,功法和资源从不曾吝啬,姜啸甚至还看她撰写了脱物化形的修行法门,若是给门中弟子教授下去,定然轰动整个修真界。

她不舍得让门中弟子等死的。

她那么厉害,这秘境当中最高阶的妖魔兽,也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姜啸真的好想她,可是红光漫天遍地,肉眼可见秘境之外也全都是。他们都知道,这红光的影响,秘境中如此,外面定然只会更糟。

她怕是没有时间顾忌他们,姜啸想起了岑蓝为救一对本该凄惨死去的凡间母子,不惜头破血流的事情。

她那么心怀慈悲,现在定然在修真界中到处忙着,舍了这秘境中的弟子,救的肯定是更多的其他人。这样的取舍,姜啸知道她绝不会有过多的犹豫,哪怕这秘境之中还有一个他。

姜啸有些凄苦地笑了笑,他始终不敢相信,师祖是真的喜欢他,或许她只是闲暇无事之时逗来玩玩,没有他也会是别人。

她从来不会为了私情耽误大义……所以她才是修真界人人仰止的双极门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