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39节

焦山距火乌秘境,大能修者也要行进两天的路程,她仅用半天。

黄昏的暖色与漫天红云堆积的整片天地弥漫着罪孽的美,她便是撕裂这天幕的一团火球。待到了秘境之外的山林,岑蓝飞身落地,周身三十丈之内一切东西,瞬间化为焦土。

秘境之中这个时间已经有各门派的高阶弟子进去救援,但是三进三出,这秘境之中高阶妖魔兽实在太多,数量惊人,简直就像是捅了高阶妖魔兽的老巢。

分明当时投入的妖魔兽都是低阶,按照这些天他们在外面对付的妖魔进境速度,不足以演化成这样,但这秘境之中红云浓重,灵力全无,简直是妖兽疯狂进阶的天然滋生场。

救援的各门弟子们不敢直接撤掉秘境的阵法,若是这其中的妖魔兽全都跑出来,整个人间都会大乱。

他们只能不断地分批进入,且战且寻找幸存弟子的下落,但这已经全无一丝灵力的秘境之中,高阶的妖魔兽遍地都是,他们进去也撑不住多久便要退出来。

这样恶劣的环境当中,那些历练的弟子们还活着的几率实在太小了。

且救援的弟子们进入其中试图以通信玉牌联络,消息却尽数石沉大海,全无回应。

若连催动通信玉牌的灵力也使不出……怕是九死无生了。

各门派派出的高阶弟子虽然还未放弃,却已经纷纷通报了自家门派,说明了情况,各家商议之后一致决定,此次秘境的阵法既然自锁,未免其中妖兽跑出来为祸人间,不仅不能开启,甚至要在自锁的阵法上加固。

于是这些救援的弟子们,这两天做的事情,除了无望地试图以通信玉牌召唤幸存弟子之外,便是加固阵法。

设想一下,一群被困在峡谷裂缝之中,灵力枯竭经脉撕裂的一众伤重弟子,灵力无以为继的情况之下,所有的灵器尽数作废,他们现在就是一群连普通人都不如的,重伤的、濒死的普通人。

他们整天被不断强大的妖魔兽危及着最后一点生存的地方,外面山石都已经被妖魔兽弄碎,他们越来越朝着峡谷裂缝的里面去,但即使如此,也很快就要退无可退。

死去的弟子被无可选择的作为诱饵,扔出了峡谷裂缝,但也只能极其短暂地安抚这些越发强大,并且想尽一切办法试图将他们从峡谷裂缝的最里面逼出来的妖魔兽。

十天前至少还有三十余人,现如今,除去重伤死去被从峡谷中扔出去的,仅剩不足二十人。

而他们之间的所谓同盟情谊和同门情谊,也已经脆弱得不堪一击,甚至两次发生了吞食同伴尸体的事情……

而外面对这秘境中还有人艰难地活着全然不知,他们幸存的人,全都缩在最后一个没有被粉碎的峡谷角落,仰头看着点点露出的天幕,那上面的阵法正在波动。

可每波动一次,他们的心中就弥漫上一寸绝望,救援他们的人始终没有来,或许来了却没有找到他们,而现在他们似乎已经被放弃了,外面的人正在加固这秘境的阵法。

“我们彻底被放弃了……”说话的是寒水门仅存的一个人,也是他们之中唯一一个女子。

但是姜啸听她说一句话,就哆嗦得不行,害怕到想吐。她是吃同门尸体活下来的。

姜啸其实已经意识不清了,他根本没有修炼辟谷之术,到如今还没有饿死,他自己都不知为什么。

魏欣师兄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了,这些天只醒过来了一刻,对着姜啸极小声地说,实在不行就将他扔出去。

姜啸在他说到一半的时候,就惊恐地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再说下去。

可他们真的已经到了极限,那个云沧派的谢宿,也和寒水门的大师姐一样,吃了同门。

他们其中没有吃的,很少很少,姜啸第一次在这样惨烈残酷的境遇之下,放弃了求生欲,他不肯吃一口,宁死不愿。

谢宿似乎早已经忘记了要弄死姜啸的事情,他神智恍惚疯疯癫癫的,那双泛着不详黑雾的眼睛,每天都在盯着昏死的弟子们,姜啸两次对上他的视线,被他看得毛骨悚然。

他几乎已经魔化,状态反倒是最好的,被他看了一眼,姜啸仿佛被咬下一块肉一样。

每天死去弟子的尸体都是他处理的,他也会分食给其他弟子那些肉,姜啸却觉得,谢宿已经完全将他们当成了储备粮,而非同盟或者道友。

无尽的绝望弥漫在这小小的角落,该来的还是会来,晚上了,外面的妖魔兽又开始嚎叫,不停地、震耳欲聋地嚎叫起来。

今天晚上,他们嚎叫得格外厉害,犹如最后的嘶鸣,震得所有弟子一阵阵呕血,再这样不停地叫下去,再不让它们尝到一点点的血肉,他们今夜都会死在这里,他们连这些妖魔兽的嚎叫都已经承受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