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42节

姜啸却抢先开口,“师兄不必担忧,师祖说了会为我重塑元丹。”

姜啸有些羞赧地笑了下,“师兄应该已经知道了,待到天下暂安之时,我与师祖会结为道侣。”

魏欣上一口抽进去的凉气还没吐出来,顿时又抽了一口。

“结……结为道侣?”魏欣的表情堪称天崩地裂,虽说上一次他询问起姜啸的事情,师尊已经等同于明着告诉了他,师祖和姜啸两个人之间不寻常。

师祖是何许人也,魏欣绞尽脑汁能够想到的,也就是姜啸入了她的眼,带在身边一阵子……而已。

毕竟莫说是门中,便是这全天下,也不曾听闻过双极门老祖好风月事。

许是一时新鲜而已。

但若说结为道侣……魏欣根本难以置信,可见姜啸的神情并不作伪,他这个小师弟傻到天真,这么多年,他待他实在称不上好,可秘境之中他也以命相护,素日相处更是从不会说谎。

他这般说,那这件事便极有可能是真的。

难怪他当日时常被带去登极峰,魏欣只当那时姜啸是被带去做杂事的。

魏欣自从重伤醒来,便听闻了火乌秘境已经化为飞灰,当时是双极门祖师亲自去解救的被困弟子们,更是一招千刀万剐,将秘境之中数百异化的高阶妖兽,尽数斩杀。

师祖这些年连仙门大比都不露面,如何会去在意火乌秘境当中那些个注定成魔障的弟子?

魏欣突然间通过姜啸眉眼含春的脸,明白了为何师祖会去火乌秘境。

再结合姜啸说的他们将要真的结为道侣,昔日师弟一遭成为他师祖辈的,魏欣张了好几次嘴,最终只是叹道,“这也算你的造化。”

他不会如当日因为姜啸被召去登极峰感到不平,而是真心实意地觉得像姜啸这样的傻子,要是真的能够得到师祖的庇佑,才算是最大的造化。

自从五年前姜啸被师尊破格收为弟子,整个阳真门便没有心里舒服的,他们都是各种努力各方面拔尖,才能朝着上面走一步,多少优秀的外门弟子苦练不休,却抵不上一个“破格”一个“天生灵骨”。

再加上有师祖交代下来的不必对他好,魏欣他们属实也没有少折腾他。

可火乌秘境之中,姜啸用行为证明了他确实配得上内门弟子的资质,也配得上阳真门掌门关门弟子的名头。

不过想起了什么,魏欣神色微变,凑近了姜啸说,“师祖她……”

“其实有两个追求者。”

魏欣说,“修真界知道的人不算多,我也是偶然间,在仙门集会的时候,听到了两个年岁颇大的长老谈话才知。”

姜啸本来羞赧的神情微沉,“什么?”

魏欣也不敢妄议师祖,可看着自家师弟实在傻得可怜,就这般模样,还修为尽失地待在师祖身边,不留个心眼早晚是问题。

魏欣想起秘境之内姜啸的相护,咬牙低声凑近姜啸耳边,“据说师祖入道三千年来,曾有过三个追求者。”

姜啸神色微变,魏欣秀眉微蹙,凝重道,“最早是同师祖一同修炼的落炎仙君,但落炎仙君已经不在人世了,无需担忧。”

姜啸一口气提到嗓子,闻言又悄悄放下。

他看了魏欣一眼,示意他接着说。

于是魏欣又道,“后两个就是师祖创立双极门之后,大概千年前的事情,那时候两位大能本与师祖都是好友,一同对师祖动情,为师祖闹得十分厉害。师祖一心向道,将七情道本质为绝情道的事情对外公布,而后闭关了百年,这件事才就此作罢。”

姜啸听得眼睛微睁,魏欣又说,“这两位大能,如今尚且在人世,一位乃是当今地煞皇鲁岳,居住漠北荒原,据说能控万里黄沙,生得俊朗非常。前些时间,已经接到修真界的求助,因着异象现世的事情,朝回赶了。”

姜啸微微皱眉,魏欣摇头啧啧,他明明生了一副清风霁月的好样貌,这碎嘴议论人的模样,却像极了藏书阁的长老。

“另一位就是寒水门的掌门,寒水剑宗正子明,朗月清风潇潇君子。这些年除双极门之外,便数寒水门最为强盛,当世除师祖外的大能舍他其谁。”

姜啸听了之后却摇头,“地煞皇我未曾见过,但寒水门的掌门眼光实在不行,弟子品行不端……”

“傻子啊。”魏欣打断姜啸,“谁跟你讨论大能眼光,我是跟你说,要你小心这两人,他们都是师祖的追求者。若是天下太平倒也不必担忧,可现如今因凤冥妖族即将出世一事,他们与师祖必定能汇聚一处,到时候你如何能够比得过人家,你修为都没了。”

姜啸本来脑子里面都没有这些东西,被魏欣按着脑袋灌了一堆,却还是想不通,“可师祖……早都拒绝过他们了不是吗。”

魏欣恨铁不成钢地拍了下姜啸的脑袋,“当年师祖一心向道,还不曾动凡心,现如今……我瞧你元阳已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