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45节

若说地煞皇鲁岳乃是漠北的一捧赤沙烈火,那紧随他身后进殿的,便如这天地间的一捧清泉灵雾,身姿如玉气质绝尘,眉目若山峦流水,浑然天成清肃灵秀。

他一袭白衣,浑身上下除腰封处的佩剑全无装饰,却让人不得不去感叹其人哪怕披麻戴孝,也能俏盛雪中梅。

他自然就是如岑蓝所料,与地煞皇在外面刚巧遇见,顺手打了一架因此来晚的寒水门掌门宗正子明。

他看向岑蓝,微微拱手,虽然没有开口,可望向她的那一刻眼中如春雪消融,百花齐放。

这两个人站在一起,便是两极分化的两个极端,可谁也不能不承认,这两人俱是现如今修真界修为与品貌皆无可挑剔的。

只是一个问好,一个隐晦的抛媚眼,到岑蓝这里却都是给了瞎子聋子。

她对着这晚到的两位点了点头,便对着身侧不远处坐着的云沧派掌门道,“既然人到齐了,就开始吧。”

云沧派掌门这才点头示意弟子们可以开宴,而站在大殿正中的两个人,也分别被弟子引着入座。

分别的两人心有不甘,还看着岑蓝的方向,岑蓝却在看着她身侧的姜啸。

姜啸看傻了。

魏欣师兄诚不欺他,这两个人确实仙资神貌,且姜啸根本无需去知道两个人的修为几何,单看这殿内仙首对其的态度,便能知其何等强大。绝不是他的蒲柳之姿能比的……

姜啸情绪有些低落,而在外人看来,他这便是越发的阴鸷。

这样的人师祖都看不上,不喜欢?

那师祖到底喜欢他什么呢?姜啸从前也不是没有怀疑过,但没有这般惨烈地比较过,他还不知自己如此不堪。

云沧派弟子陆续将灵气充裕的肉食、灵谷制物和瓜果送上来,虽然这仙宴不是吃喝玩乐的,他们是商议当今修真界,乃至是三界的大事才聚在一起。

可云沧派总要做样子,该有的一点不能缺,也是要各家仙门借此看到他云沧派的实力。

仙宴实在丰盛,光是灵力充裕的仙禽肉便足有十余种,不过在场众人并无人动,场中的气氛在仙宴开始后,就越来越怪异。

讨论应对之法的人窃窃私语如同在上严厉仙长的课一般,不敢大声,而最上首位的三个人,云沧派掌门在吃东西,是的,整个大殿之中就只有他在慢条斯理地吃东西。

反观最上首的其他两个人,那双极门的活祖宗正在抓着她带来的那来路不明的人的手……在给他治愈手上刚才被仙灵盏划出的口子。

修真界仙门中扫院子的外门弟子,都会自我治愈的法术,尤其是这点小伤口,还需要双极门老祖自己动手……实在是说出去耸人听闻,当场看着更是心惊肉跳。

前些天那一招千刀万剐粉碎火乌秘境的事迹还言犹在耳历历在目,现如今看着这活祖宗捧着人的手小心挑碎瓷,实在是震碎了一众仙长们的眼球。

姜啸也很慌张,他因为太紧张了,根本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受伤了。

他光顾着去看两个据说曾经喜欢师祖,现在看着也很不对劲的显然旧情难忘的仙首,哪知道师祖突然凑过来,拉着他的手就给他治愈起来。

姜啸垂头不敢抬眼,他感觉面皮都要烧起来,他能够感觉到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他豪不怀疑,岑蓝应该是故意的,她向来七窍玲珑心,总是能够轻而易举地看透他的想法。

前些天他没忍住就在床上把魏欣说的都与岑蓝说了,岑蓝当时只是笑,也不曾解释过,到底这两位传说中的仙君,是否与她有过情,到如今带他亲眼来看这是在安他的心……

姜啸心里又甜又麻又慌张,面上绷得住,可耳朵和没入领子的脖颈却已经红了。

若不是场合不对,岑蓝真想捏捏姜啸的耳垂,看上去实在太好捏。

她今日带姜啸以真容来这里,就是要他被众家仙首记住,要让人都知道,姜啸是她的人。

这样待到了来日……修真界中的仙首们,就算是看在她的份上,也不会为难于他。

岑蓝从来是这样走一步想出百步,她甚至从未想过若不成功,她后面的这些谋划是否要落空。

她治愈好了姜啸的手,又掏出了布巾仔细地给他擦好,这才不顾众人的视线,眉目温和地对姜啸说,“小心点,你的血金贵。”

姜啸抬头看着岑蓝,用平静的表情掩饰恐惧,岑蓝微微笑了下,像个小侍者一样给他介绍,“这两道乃是云沧派著名的芝鹿肉,可以尝尝,还有那道小点心,是碧蓝果做的,酸甜味道,你会喜欢。”

姜啸有些木木地按照岑蓝说的拿起筷子去夹芝鹿肉,放在嘴里什么滋味都没有尝到,就囫囵咽下去了。

岑蓝这才坐直,看向几乎被施了定身法的众人,开口道,“凤冥妖族出世无可避免,当今我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在其出世之后守住四海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