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46节

宗正子明清月般的脸上露出落寞神色,他知她说话从不儿戏。

鲁岳虽说早就不痴心妄想了,可看着姜啸还是觉得十分刺眼,便未等宴席结束便离席了。

岑蓝也带着姜啸先走,临走之前,还带着姜啸找云沧派掌门装了些新做出来的碧蓝果点心,放在他的新法袍里面,热热的,烫得姜啸心也跟着热乎乎的。

云沧派的掌门从前擅弄人心,身为人间帝王现在是无冕修真界帝王,是真真切切的阅人无数,下了宴席短暂接触,倒是看出了姜啸表里不一,猜测他容貌有异,却尝试了勘破,发现他这般容貌居然是真的。

岑蓝不在意云沧派掌门的小动作,反正他们知道的,也都是她想要他们知道的。

不过带着姜啸回双极门的路上,倒是遇见了一点小麻烦。

鲁岳不知埋伏在哪股沙里面,在两个人御剑低飞到山林去让噎住的姜啸喝水的时候,突然袭击姜啸。

他性子憨直,手段简单粗暴,最看不惯宗正子明那等弯弯绕一大堆的阴东西。

他不信岑蓝说的话,便要出手试试这凤冥妖族的后裔,于是骤然出手,岑蓝察觉之时,他已经从沙子里面钻出来,一掌打在了姜啸肩头。

鲁岳最喜欢钻地,岑蓝十分看不上他这技法,觉得他和宗正子明是不相上下的阴。

但是不可否认,这招实在防不胜防,这东西在漠北的黄沙里钻了千年,偷袭岑蓝或许尚且需要练,但偷袭成功姜啸实在寻常。

但是他裹挟千钧一掌砸在姜啸肩头,姜啸却只是从水中疑惑抬头,下一瞬符文白光骤然大亮,鲁岳直接被这金光撞进水里。

他从水中冒出头,却没有看姜啸,而是惊愕不已地看着岑蓝,“你疯了?!”

岑蓝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声音裹着威压,十分冷冽迫人。

“鲁岳,你若还记着你我昔年交情,就赶紧滚,再敢这样,我不介意让你以后都做不了钻地老鼠。”

鲁岳瞬间面色铁青,他知道自己这招数不算磊落,可却十分好用,旁人不敢说他,他也不在意,但他最忌讳岑蓝说他是钻地老鼠。

不过此刻由于太过震惊,他连这以往要直接气得魂飞魄散的恼怒也压下去了。

鲁岳索性坐在水里吼道,“替魂术!你可真是舍得!”

用自己的神魂给人画符文,这等疯狂的事情,鲁岳简直不敢相信是岑蓝干出来的!

她的神魂给这小白脸画了防御符,当今天下谁人能够伤得了他?!怕是九天玄雷劈下来,一时片刻也死不了。

这等于用自己的命护着这小白脸,鲁岳如何能不惊愕万分!

“你……你不是修的绝道吗?不是今生今世至死不动情吗?!”鲁岳咆哮的声音实在如洪钟罩顶,岑蓝也不由得微微蹙眉。

心道你知道个屁。

大老粗一个,烦人!

岑蓝拉着姜啸便欲走,鲁岳却不依不饶,“你用自己命给这小白脸画护身符,是不是说明他凤冥妖族后裔的事情是假的,他就是纯粹的小白脸!”

“岑蓝啊岑蓝,你也有色令智昏的一天!”他实在声嘶力竭,岑蓝被吼得阵阵头疼,准备动手,把姜啸朝着自己身后一塞。

这更像是心虚在护着,鲁岳又双目赤红地吼道,“你差一步飞升,就为了这么个玩意拿命开玩笑,你你,你……是瞎了吗?!我又哪里不如他!”

“我早说过心甘情愿为你搭天梯!”

岑蓝忍无可忍,抬手一掌灌注无尽强横灵力,出手迅疾如电闪,一巴掌拍在鲁岳头顶。

他对岑蓝不曾设防,更不敢相信她竟然会对他下这么狠的手。

于是白眼一翻,原地昏死过去。

世界终于清静了,岑蓝收了灵力,转头看呆愣的姜啸,正想说你别听他胡说,姜啸就突然张开手臂抱住了岑蓝。

他浑身都在颤抖,他的人和他的心一起。

他听到了什么,她连命都拿出来给他画符咒,他再也不怀疑她不是真的喜欢她了。

姜啸开口,声音带着哭腔,“岑蓝……”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九曲十八弯,却正应了此刻自己的心颤。

“我爱你。”他说。

爱从何起,轰然而已。

第41章 好吧,疼(师祖心口不疼吗?...)

倾慕岑蓝的人, 在一千年以前,其实是很多的。

她千仞一剑惊天下,创建七情道双极门, 封印凤冥妖族,道一句前无古人, 丝毫不为过。

当初她外号断肠仙子, 但其实明里暗里的,实在想要领会一下这断肠仙子究竟如何让人断肠的人不在少数。

终究是因为岑蓝越来越强,越来越令人畏惧, 甚至是崇敬, 导致一直到今日, 也无人真的有机会跟她这样面对面, 说上一句“我爱你。”

姜啸话音与他整个人一样的战栗着,少年滚烫纯澈的感情, 如一锅热油滴入了冷水般沸腾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