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51节

“好儿子,与娘亲合力杀了她,娘亲再给你找十个更好的,”妖女娇笑的声音不绝于耳,岑蓝始终不发一言,与两个妖族抵死缠斗。

她不仅对那妖女,对姜啸一样招招致命,姜啸也一样,他的双眸沁着血色,再无一丝人类的感情。

第47章 飞升了…(那一句,是骗我的吗……...)

赤金的符文阵法在夜空中时时亮起, 几次三番,那妖女试图带着姜啸逃走,都未能成功, 被阵法压下来了。

仙长们已经按照岑蓝的吩咐,成功破坏了血池, 加入了战局。

岑蓝的三个弟子都是如今修真界的高阶大能, 距离飞升也不过差一两步,常年闭关山中,此次是专门奉师命下山除妖。

混战中战局本已倾向岑蓝这边, 可因为妖邪出世的红雾倾泻, 吸入的修为低一些的修士开始混乱, 甚至被妖女控制着和自己人对战。

而天边滚滚惊雷已至, 劈在结界之上,结界便瞬间裂了一重。

“啊哈哈哈, 是你招来的雷劫吧!”红雾顺着结界的裂缝迅速朝着外面扩散而去,而他们这一片小天地的混战也很快被打破。

无数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生灵, 受到了红雾的影响, 朝着众人攻击而来, 甚至有些是死去的尸骸, 是不知何处召来的普通人族。

天边微微亮起之时, 雷云越聚越大, 将初露的天光都遮盖住,咔嚓――

一声巨响, 电闪紧随而至, 再一重结界崩散。

岑蓝身侧大弟子乃是一位看上去年三十左右的肃谨仙君, 传音裹挟着威压送入混战的众人耳朵,“雷劫将至, 被红雾侵蚀不一定会死,弄晕便好,切莫杀生!”

而四面八方来的妖物越来越多,修真界这边竟然渐渐有颓败之势,那妖女又在蛊惑人心,“你既然都要飞升了,何苦再管人间事?不如我助你飞升,算是还了先前抢你男人,杀你一遭的事情,怎么样?”

“没有我,你也不过是个朝生暮死的凡人而已,那个天生灵骨的男人就算不被我勾引,也必然弃你而去,”妖女说,“你也杀我一次,又伤我孩儿至此,这仇怨也该了结了!飞升若无人搭天梯,过不去脱凡阶,你自己动手杀人,又要被天道清算。”

“谁会心甘情愿为你搭登天梯?”那妖女已经被岑蓝逼至结界的边缘,后背双翅之上羽毛凌乱。

“你回头看看,那些所谓的修真界大能瞻前顾后的样子,”妖女说,“你仔细想想,活了三千多年了,那点仇怨你只需要放下,便能一步登天呢。”

岑蓝手持长剑,莲花冠碎裂了一半,形容可以算是从没有的狼狈。

她血脉之中确实受到些许凤冥妖族的血脉压制,只因她本体是血池的红莲。

但是她等这一天真的等了几千年,她当年被杀时如刀俎之上的鱼肉,毫无还手之力,可如今她能够酣畅淋漓地与这妖女厮杀,她心中畅快极了。

只是……姜啸被她捅了好几剑还要往上凑,岑蓝将长剑停于他脖颈之前,冷笑一声,终于开口对妖女说,“看到你头顶的滚滚天雷了吗?”

“我就不信凤冥妖族再厉害,还能在天雷之下浴火重生!”

“你血脉里就是无尽的污浊,你说天雷的雷火是助你修复,还是肃清你这妖邪?!”

妖女恼怒地再度和岑蓝对上,气劲相撞,最后一道结界摇摇欲坠。

“你不飞升了,不要命了?!”妖女将姜啸护在身后,咬牙切齿地低吼。

岑蓝笑得杀气腾腾,“你现在后悔吗,你当年惹错了人!”

岑蓝本没有心存死志,她算好了一切,姜啸并非纯血凤冥妖族,只需杀了他,取他妖骨,血池被毁之后,便是神仙在世也再难让他复生。

至于死后,她也早做了安排。

她只需在姜啸的死尸之上取下一段妖骨,杀死凤冥妖族唯一的办法,就是以至亲妖骨钉住它们的命门,它们便再无反抗之力。

而她便迎着滚滚天雷带着妖女去搭那脱凡阶的天梯,她倒要看看,她脚踩罪孽飞升,这天道到底要允是不允!

可她却在斩杀了姜啸头颅后,不敢去触碰他死去的尸身,待他重新活过来,对战时她每每对上姜啸心如死灰的脸,竟也下不去手。

即便她感觉到姜啸一次一次的朝着她的剑下凑,他一心求死,可她却屡次迟疑!

她从未如此心慈手软,机关算尽,连天道都被她算计在内,她却没有算到她自己竟会迟疑不忍。

欲劫破去,她懂了何为爱,却在最不该懂的时候。

姜啸不死,罪孽无法肃清,这天下容不得他,这仇怨横亘在她心中三千年,确实该结束了!

一道天雷裹挟着摄人心魂的圆弧紫电自天边滚滚而来,时机已经到了,她不能再犹豫。

就在天雷劈在结界之上的那一刻,岑蓝长剑贯穿姜啸腰腹命门,可惊呼出声的却是那妖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