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52节

玉衡神君也就是工作太累,哭着受不了的男修, 闻言一头卷毛迎风招展的直晃悠,“我回我世界干什么啊,我好不容易把所有认识的人都熬死飞升了,我的坐骑都在我飞升的时候给我搭登天梯灰飞烟灭了,我哪想到这天界是这样的!”

不仅没有话本子和传说中那样的仙宇琼楼,也没有什么一大群的神仙整天吃吃喝喝长生不死,没有人间信徒光吃香火就能美美地修炼,甚至连法术在飞升之后都被完全收起来了,唯一和想象契合的就只剩个长生不死!

可是这长生不死显然就是用来压榨他们做工作的,让他们不停地穿梭于各个世界里面矫正气运和因果。

玉衡神君这名字多好听啊,可他现在做的工作是在一个他完全不熟悉的世界带孩子!

去帮助那里面所谓能够影响世界走向的主角度过悲惨的童年期!

可怜他在曾经自己的世界乃是修真界顶端人物,妖魔族三界哪个提起他不闻风丧胆,整天过的那才是真的神仙日子,现在呢,现在呢!

他被绞了从小便蓄的发,还要每天天不亮就起来去摆摊卖煎饼,就为了养一群小崽子,因为世界等级低,别说是法术,他连蹦都蹦不了多高,唯一算得上和神仙搭边的,就是他死了还能回来!

玉衡神君觉得这不是飞升,这是堕入了地狱,他好好的为什么要飞升!

他哭得实在厉害,袖口上还有油渍,身边劝他的是怡和神君,也忙得很,见他实在劝不好,就索性说,“玉衡神君你仔细想想,要是实在想不开就从那跳下去,那是天道神君给的福利,诸神台,跳下去你就能重新转世投胎了。”

怡和神君说,“我还有一场演唱会,中场休息的时间到了,就先走了。哎,断肠神君,你别光看热闹,你看着他点,别让他跳畜生道去了,好歹成神一场呢……”

一直在看热闹的断肠神君,不是别人,正是四百年前飞升的岑蓝。

当年飞升之后,她也有过这样崩溃的时刻,也深刻地怀疑过这里不是天界而是地狱。

只是她并没有像这哥们表现得这么夸张,在得知自己只要努力搞工作,就还能回到她本来的世界天庭驻人间办事处去工作,就十分淡然地接受了这没日没夜的穿梭矫正世界的工作。

这四百年她几乎将三千世界走了个遍,岑蓝到现在才知道自己从前多么狭隘,她看到世界更迭的过程,也看到了更迭之后的世界。

甚至回到了远古,也去过超科技的未来。

但她最想回去的还是她自己的那个世界,算算时间,如果她布置下的那些都能够发挥作用……她的小姜啸应该重新为人了。

她就差一点积分就能够兑换调职,岑蓝十分期待。

因此她看到这些年来来去去的神君,十分的感慨,从诸神台跳下去的并不少,跑的也有,但是被抓回来的概率百分之百,还要蹲天界的监狱,划不来。

当然了,大部分神君都留在天界,在天道神君的派遣下,去往各个世界矫正世界的走向和气运,以维持三千世界的正常交替。

所有的世界和所有的人一样,都是一个无休无止的轮回。

岑蓝也在飞升之后明白了,为什么天界的神仙不管她的世界出现的妖邪,主要是没空管,也管不过来。

世界出现偏差矫正不及时就会毁灭,相比于那个,出现什么凤冥妖族,实在不是大事。

至于什么凤凰神族和冥焱兽的孩子……凤凰在人间高灵气世界尾巴长,有神力,被奉为神,在天界就是鸡,每天的伙食饭都有,红烧鸡块和宫保鸡丁岑蓝最喜欢,低灵力的世界里面还有炸鸡翅和可乐,好吃的让人上瘾。

不过天界人手始终不太够,低灵气世界飞升的人很少,而高灵气世界飞升的又大多接受不了这个天界的落差,所以他们其实很难。

岑蓝靠在自己家的门口,也是她穿梭世界的入口,是一个十分雅致的小竹楼,二层的,古色古香,用她这些年学的新词来说,这是个小独栋的别墅。

拿了年度最优秀神君奖,天道神君奖励的。

她很喜欢,打算以后把小姜啸弄上来,俩人就住这里。

岁月如绸,如流水也如能够焚化一切的天雷地火,过往的那些深刻入骨的恨和怨憎,那些咬紧牙关的日夜修炼,都已经随着她间便世事,变得淡如青烟,一阵清风便吹散不见。

历久弥新的只有那些她始终难以忘怀的,那些让她曾经在暗中恨怨交织的浓重仇恨之下,依旧悸动的感情。

不过时光总是会不经意的改变很多东西,例如她曾经是多么肃正的一个人,现在站没站相地靠在竹楼边上,身上穿的是美少女战士的连体睡意,这玩意不知道比容天法袍舒服几百倍,一头长发烫的波浪大卷,看上去简直和从前没有一丁点相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