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53节

这阵法倒是足够高级,岑蓝当年也会,却因为实在耗损灵力,便也不太练习,这阵难不成是五鸳所设?四百年了,他的修为确实应该更进一步。

岑蓝脚步在栏杆上一转,波浪长发在半空调皮地跳跃了半圈,头顶只用一条发带束着,蜂蜜茶色的发在阳光下,衬得岑蓝温婉的眉目莫名俏皮。

叽叽喳喳的鸟雀报信,五鸳自然是被吵醒了,他听闻有人动焦山结界,倒是惊异非常,这焦山结界当今天下能动的人屈指可数,那几位都是双极门顶级大人物,忙着闭关修炼,哪有工夫来他这小地方。

除这些人之外,便是整天泡池子里那位会这阴阳游鱼阵。

“来人竟会开阵,可当真?”五鸳惊讶归惊讶,起身的动作却很慢吞吞,“落在水榭上啊”

“那不是那小子地盘么,”五鸳更不着急了,那小子整天在水里泡着,无论来的是人是鬼,也逃不脱的。

因此五鸳慢吞吞地起身,又坐着喝了一盏茶。

而岑蓝等了片刻,除了一堆叽叽喳喳的鸟竟然没见人,而她的传信灵鸟也没见踪影。

“咦?五鸳难道不在吗?”

岑蓝不好好的走路,就踩在水榭的栏杆上走,朝着五鸳的主殿方向走去。

脚边的池塘里面冒出了两个泡泡,岑蓝没有注意,继续慢悠悠地走,她没有发现水中有人,更没有发现在她翩然落在阵法上的瞬间,水下那人的视线便追随着她,一错不错,连眨也没有眨过。

成神多年,岑蓝的五官反倒没有之前那么敏锐,仇恨在心,连血都堆满怨气,她连睡觉都枕戈待旦,从未好好休息过,不敢去信任谁,不敢去信任这个世界。

但现在不同,她走过的地方太多了。大多都是低灵力世界,人与人之间会耍心眼,但违背法律直接伤人的是很少数,且她不够强的时候,总是会忌惮一切,而现在她几乎是无敌的,连死都不怕,心中坦荡荡,如这头顶艳阳一样的明媚温暖,自然不至于再草木皆兵。

因此她没有注意到水下有一尾“小鱼”正跟着她,一直跟着她走到水榭的尽头,这才消失于水底。

而五鸳喝完一盏茶,没有听到外面打斗的动静,好奇地出来看的时候,就迎面撞上了烫着一头波浪卷发,满面阳光明媚的岑蓝。

五鸳第一眼没有认出来,因为岑蓝变化是在太大了,与从前根本判若两人。

再者说她这一头比鸟毛还要炸的头发,在这世界并没有蓬松和时髦的审美,她这打扮非要形容,就是个雉鸡精。

五鸳能认出来就怪了,他看了一眼大摇大摆地走在他的地盘上的岑蓝。

那小子呢?

那小子竟然没出手!

平时不是除了这焦山的鸟,连个蝴蝶都不许进出?

多年不动手的五鸳祭出了法器,然后“哐当”一声,法器掉地上了。

因为岑蓝已经在五鸳祭出法器的瞬间到了他面前,笑眯眯地看着他,“别闹,是我回来了。”

五鸳傻在当场,眼睛要不是有眼眶兜着,都已经瞪出来了。

岑蓝下一句话却是,“我的小姜啸呢?当年你在大战之后捡到阴阳拘魂佩了吗?”

五鸳一把抓住了岑蓝的手臂,激动得用力过猛,“仙,仙子?!”

岑蓝点头,伸手敲了下他的头,“是我,真的,活的,回神吧!”

“姜啸呢?!他可在天雷之下留下了纯魂?”

五鸳张了张嘴,一时间组织不成语言,只是直直地指向莲花池。

而此时此刻,莲花池底的洞穴关闭,隔绝了一切的水和光。

一个一身黑衣头戴面具的男子,靠着身后隔绝一切的石壁慢慢地滑倒,直至半跪在地上。

他的手抵住自己的心口,无声地颤抖。他微张着嘴,无声地嘶吼哀嚎着,一如当年在天雷之下,为了不让岑蓝回头,因此不肯发出一丁点声音一样。

四百三十六年零一百二十天,她回来了。

第50章 抓住了(就要纵身朝着水中跳——...)

“你指什么?”岑蓝顺着五鸳指的方向看向一片平静的水面, 片刻之后恍然。

她跑到水边上朝着池中看,喜形于色道,“他刚才在对吧!”

“他去哪了?!”岑蓝正要散开神识去水中搜寻, 五鸳在她身后按住她的肩膀,“仙子, 你且随我来。”

岑蓝本是急着寻姜啸, 但五鸳的神色十分的凝重,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岑蓝稍稍冷静了一些。

四百多年了, 确实倒也不急在这一时, 姜啸若是刚才看到了她却没有出来相认……岑蓝不愿意多想, 却终究还是不能光顾着自己的情绪。

当年的那些爱恨仇怨, 姜啸终究是为她亲手诛杀了自己的母亲,他唯一来得及从血池蕴生的族人。

觉醒血脉之后, 印在血脉之中的同族亲近,几乎是无可违逆的, 他觉醒之后能够对同族下手, 必然也是背负着岑蓝难以想象的罪恶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