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三千位列仙班第54节

姜啸确实知道岑蓝就在外面,他沉在水底,透过光影迷离的水看着她,像看着自己迷离的梦。

一如这四百多年,他无论是一缕纯魂,还是一个重塑身体的人,都不曾停止过的幻想和思念。

近乡情怯不足以形容他此刻的心境,他甚至不敢冲出水面去打破这寂静的窥探,还有通过这水下世界看到的随着水波扭曲的她的身影。

在姜啸眼里,她一点都没有变,她还是她,一样的只是看着就让他意乱情迷。

可两个人之间横亘了那么多的怨憎仇恨,还有四百多年漫长的光阴,他们之间还剩下什么呢?

姜啸连痴心妄想,都不觉得岑蓝回来是为了他。

这山中的天色渐渐暗下来,水榭当中的灵珠亮起,映衬在这池水之中,如同星河中的一颗颗繁星,随着水面波纹轻轻晃动,闪烁不停。

岑蓝屁股都坐麻了,她这些年身怀灵力的时间不多,一时间有了,也不习惯再似从前那般随时调用来循环令自己舒适。

她这会不光屁股麻,还觉得有点冷,而她下意识的反应不是运转灵力去让自己暖起来,而是添衣服。

于是她起身朝着五鸳的主殿方向走,出了水榭走到一半,才想起了自己现在的能力,以及她不是在低灵力世界了。

因此岑蓝又闪身往回走,身形竟然融入风中,肉眼无法分辨。

然后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她看到了穿着一身黑色,戴着黑色面具,浑身湿漉滴水地站在水榭廊下的人,就站在刚刚她坐着那个地方。

他身上水珠滴滴答答,面朝着她方才朝着的水池方向,没有出声也没动,周身却弥漫着无声无尽的,能够将整个水榭都淹没一般的悲伤。

是梦吗?

又是梦吗……她为什么不见了。

岑蓝微微张嘴,却已经失声,她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姜啸。

可她显形还未等迈动脚步,姜啸猛地察觉到了她,足尖在水榭的栏杆上一点,就要纵身朝着水中跳――

岑蓝的身体比脑子反应还快,在她自己反应过来之前,已经闪身到栏杆边上,抓住了姜啸湿淋淋的手臂。

抓住了。

第51章 我爱你啊(他因神眷而活,因爱而生...)

一瞬间似乎整个水榭和池中都寂静了下来, 姜啸背对着岑蓝,被她从水榭的栏杆上拉下来,他站在廊下, 却没有回头。

岑蓝看着姜啸的后脑勺,看着他脸上的面具, 姜啸试图再度挣开, 岑蓝索性扯了自己头上的发带,朝着她自己的手腕上一甩,她和姜啸的手就被捆在一起了。

这是缚仙索, 连神仙拼尽全力也不能很快逃脱, 以岑蓝的能力即便是不用这东西, 姜啸自然也逃不了, 可她就是想捆他。

“姜啸。”她轻声地在姜啸的身后叫了他一声。

岑蓝抓着他的手腕,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他周身轻颤了一下, 就这一下,她就完全确认, 姜啸是记得她的!

他还记得她!

岑蓝难得紧张得呼吸不畅, 微微吁了口气, 想要和姜啸说的话太多了, 一时间都堆积在一起, 阻滞不畅。

好像说什么都不合适, 又好像说什么,都不够郑重。

她只好在一片乱麻般的心绪当中, 胡乱捡了一个来说, “我给你重新取了个小字。”

“叫无忧……”岑蓝说, “姜无忧,好不好听?”

姜啸依然没有回头, 岑蓝长发因为束带散落下来,浅色的波浪卷发扑满肩头,她用另一只手撩了下。

本来想要装装矜持,但是现在她看着姜啸,就觉得还是算了,都捆一起了,她从来也不会玩什么矜持。

于是她没有得到姜啸的回答,就径直走到了他的身后,张开手臂直接抱住了他的腰。

这一次她感觉到了姜啸狠狠抖了下,岑蓝抱着湿漉漉冰凉凉的他,又收紧了些手臂,开口道,“我回来了,是专门回来找你。”

“我们说好的结为道侣,我没有骗你。”

岑蓝的声音有些闷,细听还带着些许的鼻音,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放不下姜啸,但也不至于想得神魂颠倒。

可抱着他的这瞬间,岑蓝鼻子发酸得有些无法控制,她比自己以为的要想念他,哪怕是对于这个曾经成就她的世界,她想念的也只有他。

“你还记得我的对不对,”岑蓝搂着姜啸说,“还记得我多少……”

是怨恨的一部分,还是爱我的那一部分。

姜啸不抖了,僵立在那里,像一个不会说话不会动的木头人,连呼吸都是苟延残喘,他想过太多太多的可能,演练过太多太多次和她的再相见和相处,但从没预料到她会这样……

这样毫不生疏地抱住自己,仿佛他们之间那些怨恨与纠葛,那分开的四百多年,那些横亘在他们之间的天堑,都在这一瞬间轰然粉碎。

亦或者从未存在过一样。